网络直播行业洗牌加速

发布日期:2019-11-08 12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我们不希望成为风口的那头猪,风停了牠必定要摔死。”面对2016年互联网经济中风口最劲的直播行业,福建思凯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吴永荣在“岸上”看清“海里”的情势之后,打消了建直播平台的念头,而是专心经营为网络艺人服务的互联网经济公司。据统计,在过去一年中,近乎平均每隔三小时就有一款新的直播APP出现,但死亡名单每个月都在加长。

  互联网一夜暴富的神话年年有。直播的大爆发,让“网红”、“主播”成为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。“我没想到在直播平台上唱唱歌真的能有这么多人打赏。”靠粉丝打赏最高一天收入有30多万元(人民币,下同)的夏依,五年来,一直在爱奇艺旗下奇秀直播平台唱通俗歌曲,在线观看粉丝最高逾万人。

  据中国传媒大学一项调查显示,在名利双收的刺激下,20%左右、即740万的在校大学生参与过网络直播。今天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能在15分钟成为一个明星、北京土豪全年打赏超5亿元、2016年仅花椒直播平台上主播总收礼数已超过50亿件……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在2016中国文化产业峰会上预计,直播行业今年的市场收入会有500亿元,到2020年,总的直播行业市场规模会在5000亿元左右。

  在投资人陈鹏飞看来,直播平台大爆发的背后,是科技进步带来巨量用户,以及经济下行态势下高消费减少,大众化消费增加,即“口红经济”现象。

  从2014年开始,经过三年的深耕,思凯传媒平台上已聚合了几万个网络艺人,每日在线多位;与腾讯齐齐、爱奇艺奇秀、优酷来疯、陌陌哈尼等内地主流直播平台签署战略合作,旗下艺人在多个平台取得专业第一名的业绩,有艺人粉丝数破百万;营收也从初始的1200万元猛增至2016年的逾亿元。

  无独有偶,移动社交平台陌陌于去年3月推出独立直播APP陌陌哈你,在其第三季度1.57亿美元的营收中,直播佔比高达69%;新浪微博新增的短视频和直播带来了微博的復甦,其2016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,微博月活跃用户为2.97亿,同比增长34%,创下最大增幅。

  但业内人士也注意到风光背后的隐忧,包括内容过于同质化、低俗化,整体商业模式创新不够,噱头之下盈利几何暂打问号。新锐科技数据分析公司播榜科技负责人朱水旺指出,过去一年,直播行业是在野蛮的生长,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,行业需要规范。对此,国家频频发布政策,重拳整顿。业界相信,随着国家政策的出台以及行业竞争的优胜劣汰,一大批中小型直播平台正在逐渐惨遭淘汰。

  专注互联网创业新产品新模式的猎云网联合创始人、主编姚洪喜认为,直播将是拥有大用户、大平台的玩家市场,今年洗牌将更剧烈,倒闭、併购案例更多。长远来看,直播经济是看好的,也还会催生更多业态,包括向电商、IP等方向辐射。

  夏依说的直白,容颜易老,有看家的才艺方能走得长远。夏依的领悟正是吴永荣布局网红经济公司的战略。“如果网络艺人靠颜值或者涉黄是很难支撑下去的。”吴永荣认为,直播开始更加生活化、专业化,而网络主播受欢迎还因为人们强烈希望精神交流。所以,思凯传媒公司签约的网络艺人,九成具备各种才艺。

  “要做内容提供商,源源不断地生产出创新、差异化的内容。”吴永荣解释,直播平台目前营收主要靠打赏模式,但用户付费的意愿将来会越来越低,因此必须提高产品的附加值。

  从平台方来看,这是未来方向。去年8月30日,阿里系的来疯直播推出“疯火计划”,计划三年投入20亿资源,寻找100家内容製作机构,做不少于500档互动综艺栏目。吴永荣说,互联网泛娱乐化非常热,但他最大的希望是用直播媒介来服务实体经济,为互联网经济培养专业技能人才。电商出身的吴永荣坚信,直播平台的大量用户黏性远高于一般行业,“互联网+直播”还可以衍生出电商直播、旅游直播、美食直播、文化直播等各种直播方式和内容,带动实体产业发展。“去年双十一,天猫联手映客‘直播+电商’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。”他相信,直播是互联网注定要走的方向。但从用户、资本来看,也一定是在经歷洗牌之后才能良性发展。